家,有爱则暖: 雨丝

Friday, 15 February 2013

雨丝


那天晚餐我们煮了冬粉。由于不常煮这道菜,所以儿子问那是什么。我突然想起年少时读过的一篇文章,已故台湾作家三毛曾把冬粉形容为‘藏起来的雨丝’。于是我就脱口对儿子说:“这是雨丝。”

也许是这样的形容很生动,也许是这道冬粉煮得很美味,结果儿子吃得津津有味,还不断的往碟子里夹:“我还要吃雨丝。”

说到雨丝,一种美丽又哀愁的情怀突然涌上心头。总觉得雨丝是个很浪漫的名字,很凄美的意象。当我还是文艺青少年的时候,就无可救药的喜欢上郑愁予的这首‘雨丝’。人的记忆是很奇怪的东西。多年来不曾想起这首诗,还以为已经忘记了;然而却能在一瞬间把它从脑海中某个幽暗的角落召唤出来,且鲜明如昨日。

那一串串美丽的诗句如雨丝般洒落大地。我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很惊讶的发现我竟然还记得绝大部分的诗句。哎,多美好的年少时光啊!那一段连寂寞也是浪漫的、连哀愁也是美丽的年少时光。

美丽的诗句也许不能当饭吃,也不能让你赚更多钱。但是却能让你在许多年后还能记得最初的那一份感动,让你在某个下雨的夜晚温暖你微冷的心。

我们底恋啊,像雨丝
在星斗与星斗间的路上
我们底车舆是无声的。

曾嬉戏于透明的大森林
曾濯足于无水的小溪
那是,挤满着莲叶灯的河床啊
是有牵牛和鹊桥的故事
遗落在那里的......

我们底恋啊,像雨丝
斜斜地,斜斜地织成淡的记忆。
而是否淡的记忆,就永留於星斗之间呢?
如今已是摔碎的珍珠
流满人世了......


再说回我们餐桌上的‘雨丝’。后来又去买了雨丝/冬粉,想要再如法炮制。岂料却买到不同牌子的(可能是滞销货),结果口感大为逊色。既粗且乾,还略带酸味。看来,这回买到的,是藏起来的酸雨。

3 comments:

  1. 雨丝是我最喜欢的齐豫的歌之一。还记得那张专辑的名字《有一个人》。

    ReplyDelete
  2. 好像有听过。。。。

    ReplyDelete
  3. 比特币的投资价值
    得到 全球的肯定

    加入社交交易网络!同其他交易员沟通,共同讨论交易策略,使用我们的CopyTrader™ 专利技术进行交易投资组合绩效自动跟单。

    ReplyDelete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