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爱则暖

Thursday, 29 March 2018

人生第一場百里超馬

賽會:Titi Ultra Marathon
地点:Hulu Langgat, Selangor
日期:17-18/3/2018
时间:4.00pm
距离:100.3km 
成绩:16时00分07秒 
战鞋:Brooks GTS16


我從2008年開始跑步,至今剛好十年。為了紀念跑步十週年,我毅然報名了這場100公里超馬賽,挑戰自己的極限。

近幾年超馬熱潮迅速蔓延,很多跑友都紛紛搭上這超馬列車。之前我也曾考慮報名2017年度的超馬賽,但幾經考慮後,覺得尚未準備好這項艱鉅的任務。但再經過一年來檢測自己的體能之進展,同時獲得老婆大人的同意之下,我終於在半年前毅然報名。

旅途的經歷遠比目的地更有意義,而每一段旅途都是從刻苦的訓練開始的。報名後,我便開始備戰這場超馬賽了。這次幸得有我多年的跑步好友Lee Lee、NK、輝哥、富哥等等也同時報名,於是我們便幾乎每個星期天早上都聚在一起訓練。我是超馬初哥,一開始不知道該如何做。但多次上網找資訊和請教有超馬經驗的跑友後,基本有了些基本概念和擬定了訓練計劃。

我們的訓練計劃很簡單,那就是在日常跑量基礎之上再加大約三分之一的訓練量。多年來我平均每週共跑大約40公里,這次則增加到60公里左右,最高則達到85公里的週跑量。同時為了應付這場超馬,我也積極參加各項全馬賽事,以賽代練。從十月至賽前兩星期,我共跑了六場全馬(其中兩場是和隊友們的長跑訓練)和一場30公里的比賽。而星期天的訓練也常常跑個30公里。

我並沒有到健身房和泳池操練,也沒有做上斜坡的訓練。賽後檢討,覺得自己在這方面做得不足,否則完賽成績應該可以縮短半小時。

飲食方面一如既往,並沒有特別改變。當然我平時飲食也算自律,所以也無需特意調整。

訓練期間最大的挑戰是我的生活實在太忙碌。家庭、工作佔據我大部分的時間;此外還有教孩子功課、閱讀、書法、主辦路跑賽、旅遊等等。所以我都把零零碎碎的時間一點一滴的拼湊起來,有時間就多跑幾公里,沒時間就跑少一些。

如此努力的訓練的近六個月,期待已久的Titi 100超馬賽終於到來了。比賽是在星期六下午四點開跑,而我也和Lee Lee 約好了一起去。因為擔心賽後太累沒辦法開車,所以由她載我。當天早上太太煮了飯菜,我吃了兩大碗飯當早餐。她由準備了三人份午餐(白飯、煎三文魚和雞蛋),讓我帶到帶去和隊友們分享。

我們在早上十點半從馬六甲出發,兩個小時後到達賽場。領了號碼布,讓工作人員檢查過背包,以及寄放了準備放在50公里補給站的包包後,我們開始吃帶來的午餐。我的另兩位戰友NK和Felix也和我們一起吃飯。飯後還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我看到許多跑友忙忙碌碌的準備著,而我卻出奇的平靜。我坐在較涼爽的地方閉目養神,想要捉緊時間休息,因為待會我得一直跑到第二天的早上。

開跑時間越來越近,我把用了一年多,已經熟悉我的汗的“奧尼捷”背包背上。我的背包裡裝了一些巧克力棒、蜜棗、葡萄乾、陳皮、ORS生理鹽、約1000cc加了生理鹽水的水袋、還有一瓶350cc的蜜糖水。另外還有一雙襪子、兩個頭燈、一件雨衣和賽會規定要帶的哨子、Emergency blanket和手機。在家時秤過了,大約3公斤重。

賽前和馬六甲的跑友們合照。

我的背包。千金不換,它已熟悉我的汗。
最右邊紅字的是我設定的目標時間,帶在身上參考。

這場超馬的關門時間是18個小時,但是我自己的目標是在16個小時完賽。為了能實現目標,我賽前自制了一張表,寫下每一個補給站CP的預計時間。我也把打印出來帶在身上,以備比賽時隨時參考。

四點正,比賽開始了。艷陽高照、天氣炎熱。我和幾位馬六甲的朋友以緩慢的步伐跑著。Titi超馬號稱全馬來西亞最艱難的超馬賽,因為跑友們必須跑越兩座山,路程很陡。我雖然已做好了心裡準備,但想不到它在第5公里處就狠狠的給了我一個下馬威。

5公里開始便是一個又陡又長的大上坡路。天氣又非常炎熱,簡直沒辦法跑。於是只好艱辛的走路上坡,並不斷被其他人超越。看著時間飛快的流逝,心想不懂能在自己預定的時間到達11公里處的CP1嗎?才開始我的初超馬就遇到大危機了,打擊不小啊!

比預計時間慢了幾分鐘到CP1補給站,吃了點東西、在水瓶裝滿水之後就繼續跑了,逗留的時間應該不超過兩分鐘。

和我的老戰友NK及Felix;
我們多年來一起訓練、一起辦天鷹半馬賽,如今也也一起挑戰超馬。



很多很多的上坡路。

這時候我才開始領悟到原來應付超馬和全馬的方式是不同的,尤其是跑這一場斜度極大、不斷上下坡的Titi100。首先我必須意識到,我的體力不太可能一口氣不停的跑完100公里。第二是這樣的上坡路根本就不適合跑,即使只是全馬或更短的距離,一般的跑者也很難應付這樣的連綿不絕的上坡路。明乎此,我開始放緩腳步,以更大的耐心和它來個持久戰。每當上坡時,我便快走以保留力氣,等到稍微平坦或下坡時就跑。

一般上我們只有在撞牆或精疲力盡時才無奈的被迫走路,但這次卻不一樣。我在走上坡路時,不是沒體力了,而是“蓄勁待發”,只要路稍平坦了就跑。這樣走一段跑一段的方式我覺得對我來說是正確的做法,因為我一直到終點都基本上達到我預計的時間。同時狀況也出乎意料的好,完全沒有抽筋、腳趾脫皮或瘀青的問題;甚至在最後幾公里還可以全力衝刺。

幸好傍晚五點多雲層密布,天氣轉涼了,我繼續努力的一站站的跑下去。在每一個補給站都短暫停留,隨便吃點東西和補充水分,同時給自己的小瓶子灌滿水。為了預防抽筋,我特別注意鹽分的攝取。每一個站我都用一包生理鹽ORS沖水喝。而補給站也提供食鹽,我會拿一片橙沾一大把的食鹽直接吃。我只用這簡單又便宜的方法補充鹽分,並沒有特別購買專為長跑選手在比賽時用的口服膠囊生理鹽(Saltstick)。

就這樣一個站又一個站的拿下來,不知不覺就到了最大的補給站:50公里處的CP5,時間是10.50pm,比我的目標早了10分鐘。老實說,當我抵達CP5時,我已經有十足的信心能夠完賽了。我在這裡吃了半碗粥、喝了一杯美祿、洗了一把臉、上了次廁所、換了一雙襪子、補充我的水袋和乾糧、換了頭燈、塞了一罐肌肉消炎噴劑、再打了個電話給老婆。這一切足足花了半個小時。而除了換襪子之外,我完全沒有坐下來過。

我不曾跑超過43公里的距離,所以50公里後的路程可說是對我全然陌生的旅程,一個人在黑暗中往未知的前路探索。我不斷提醒自己要時刻保留體力,要有耐心的一步步向前邁進。超馬如人生,必須時刻保持體力、耐心和意志力。以其在乎一城一池之得失,不如放眼持久抗戰以贏得最終的勝利。

CP5之後不久就是很長很陡的上坡路,一路蜿蜒的上山至少15公里,真是極度消耗體力和意志力的一段路啊!黑暗中以看不見周圍環境,但見路燈依著山壁蜿蜒而上。在霧氣漸濃的山間,遠處的路燈竟在比大樹還高的地方忽明忽滅,可想而知這一段路是何等的陡峭。

我在凌晨兩點到達65公里的CP7補給站,我勉強吞了一片麵包喝了一杯咖啡就繼續上路了。這時候遇到馬六甲跑友自設的補給站,問我要不要吃杯麵?我搖搖頭,覺得肚子脹脹的,什麼也不想吃。

CP7之後仍然是一段走不完的上坡路,當時的我又遇到了另一個更大的挑戰:瞌睡蟲來襲也!當時的我已經連續奮戰了近12個小時,體力消耗得差不多,實在抵擋不住疲倦和睡意。有好幾次甚至很想倒在路邊的草地上睡個覺,但知道一旦坐下或躺下休息就再也不想繼續跑了,只好苦苦忍耐,同時加快前進的腳步以驅趕瞌睡蟲。有時眼皮實在太重,甚至閉著眼睛搖搖晃晃的向前走。

幸好不久後遇到了我的老戰友NK和Carrie,感謝他們陪我一段路,大家談談跑跑又走走,總算是把睡意驅散了。這時候我從50公里後便隨身帶著的肌肉消炎噴劑終於得以派上用場了。很多跑友都肌肉酸痛而向我要求,我也樂得讓大家噴個夠。

大約6.55am終於到了最後一個補給站:93公里處的CP10,距離終點只剩下7公里了。我從背包裡掏出手機發了個短訊給老婆,然後就開始這最後的一段路線。雖然只剩幾公里,但這一段路一點也不容易,仍然是連綿不斷的極陡峭的上坡路。

好不容易才爬完坡來到97公里,終於盼到最後三公里的下坡路了。我開始飛快的跑,尤其是看到終點線附近的清真寺的圓頂時,更是興奮得全力衝刺。踏上終點線的那一瞬間,我真的是百感交集、興奮莫名。經過了半年的苦練,和16個小時的奮戰,我終於完成了這項艱鉅的挑戰。這是我一個新的里程碑,也讓我更堅信努力是成功的基石。雖然算不上是什麼了不起的成就,但是這一場經歷卻大大的增加我對自己的信心,也讓我更勇敢的面對人生的各種挑戰。

以16小時07秒成功完賽,相當精準的完成自己設下的目標。也許是做了不少的訓練和充分的心理準備,這場初超馬並沒有我想像中的困難。除了大腿肌肉酸痛外,全程都沒有抽筋。雖然沒有特別防護,但腳趾並沒有磨損脫皮,腳指甲也沒有瘀青。賽後幾天上下樓梯和穿褲子時雙腿酸痛無力,但很快就恢復正常了。四天後慢跑了6公里,七天後則順利跑完一個21公里的練習。也幾乎沒有任何不適和受傷。
經過了半年的苦練,和16個小時的奮戰,我終於完成了這項艱鉅的挑戰。



很多人問我還要再挑戰100公里甚至是更遠的距離的超馬賽嗎?雖然未來的事誰也說不准,但我相信除非有特別的原因,否則我應該不會再跑這麼長的超馬了。也許大家會認為我應該是跑得太折磨才會這樣說,幾天後就會改變主意了。

其實,我在比賽前就已經做了“只參加一次”的決定了。這場超馬賽我並不覺得太折磨,相反的,我是在相對從容的情況下順利完成。之所以不想再參加超馬,主要考慮到這樣的比賽畢竟太耗損身體,可能對健康不好,且家人也會很為我擔心。當然這是我個人對自身狀況的評估後的看法,並不代表其他人也和我一樣。其他跑友如果認為超馬不會對他們的身體過度負荷,那當然常常參加也沒問題。

比起超馬,我還是比較享受全馬拉松,也能跑得比較優雅。況且,除了跑步之外,人生還有許許多多有趣的事等著我們去做。

我很慶幸參加了這場100公里超馬賽。幾個月的訓練過程和16小時的奮戰讓我獲益良多,也從中得到了無限啟發和美好回憶。但對我來說,這種一般腦袋正常的人都不會幹的變態事,做過一次並證明自己能夠完成就已足夠了。



Wednesday, 8 November 2017

簡單的幸福

2003年,我回到馬六甲中央醫院服務,每週總有兩三天下班後得留守醫院值班待命。
每當晚飯時間,妻都牽著三歲的女兒來給我送飯。我們在外診樓旁庭院無人角落的花樹下,找一張長椅坐下吃飯。夕陽已西下,外診樓已關門,白天的酷熱和喧囂忙亂都隨著暮光逐漸消散。我吃著從家裡帶來的飯,一邊和正懷孕的妻閒聊,一邊看著淳兒蹦跳玩樂於石板和花樹間。縱然世間紛擾,我慶幸尚有個小小角落讓我們享有片刻平凡的幸福。飯罷,我蹲下來抱抱女兒,她甜甜的在我臉頰親一下,再揮著小手跟我說爸爸掰掰。我送了她們母女倆上車,心情舒暢的回去病房繼續奮鬥。

當生活的步伐越快,當追求的東西越多,當物質的擁有越豐,我們常在不經意間便麻木了自己。或許是時候沉澱心情,好好回想那最初的感動和曾有過的簡單幸福。

華盛頓的秋色(2015)

Wednesday, 1 November 2017

整個秋天的等待

妳走的時候
累累的木棉果正輕輕裂開
枝椏間霎時掛滿白皚皚的
雪花,而天空
卻湛藍得令人想裁下一小片
來為妳縫一襲藍裙子
想妳穿那襲藍裙子
向草原那端慢慢走去
想那秋風拍打著長草翻轉成一波波綠浪
綠浪中一抹飄逸的藍漸漸遠去
妳微濕的髮是首唯美的詩
詩中只寫了一個親暱的名字
蝴蝶已死
仍在風中飄成一朵凋零的黃花

而一揮手妳遂揮成整個秋天的等待
草原上,只留下一株
被陽光壓得好垂
好垂的樹

1995年,我的女友(即後來的老婆)畢業回鄉,而我們醫學院的學生卻得比其他科系學生多讀一年才能畢業。我每天走著同一條路上課下課,路兩旁幾棵高大的黃花樹謝了又開。輕風過處,花瓣如雨。黃花鋪滿地,平添幾許秋涼。

某天行經馬大湖畔,天空湛藍,風拂楊柳。遠處的木棉樹累累果實已裂開,白色的棉絮掛滿枝椏,猶如皚皚白雪。思念起遠方的她,一時思緒翻滾。馬上跑回宿舍,坐在窗前一口氣寫下這首詩。

這首詩後來發表於馬大文集(九)“路疊路”(1995年出版)。

照片:攝於吳哥窟(2008)

Thursday, 26 October 2017

解憂雜貨店

人生不可能永遠順遂,每個人在某個階段難免遭遇挫折和失落,進而動搖了自己的信念。如果在我們無助和信心動搖時,能有個人適時給予建議和鼓勵,那將是何其慰藉人心的事。

自從多年前讀了東野圭吾的“嫌犯X的獻身”後,我已成了“東粉”。我看過了他的近二十部的翻譯小說,全是犯罪推理小說,除了這本“解憂雜貨店“之外。

~靜僻的街道旁,佇立著一家「解憂雜貨店」。只要在晚上把寫了煩惱的信丟進鐵捲門上的投遞口,隔天就可以在店後面的牛奶箱裡拿到回信解答。~

看似平凡的情節,發生在每個投信者身上的故事,卻能牽扯出許多讓人掩卷沉思的事。

我欲改動幾句書中的句子來給自己(和為一個信念努力中的你)鼓勵:

~有人會因為你的信念得到救贖,你的努力一定不會白費,總之千萬不要懷疑這件事,請你務必相信這件事到最後,直到最後的最後,都要相信這件事。~

Friday, 13 October 2017

有個花園叫做家


認識德福、勵章夫婦已經超過二十年,我們兩家也相熟,因此欣聞他們倆合著的散文集“有個花園叫做家”出版,當然是第一時間先讀為快。

這本書主要於佛教價值觀的角度寫他們的家庭生活和吳家三姐弟的點滴,尤其很大篇幅寫關於小兒子尚樂患病期間的經歷。由於寫得真摯,所以讀之分外感人。

德福是名人,大家都認識他。他忙於律師專業之餘,也積極參與佛教和社團活動。此外,他也是個多才多藝之人,中英文精通,文筆優美。他也熱愛生活、熱愛旅遊、熱愛美食,在他身上彷彿有無比的精力和熱忱,是我學習的對象。

而勵章則是我見過最熱心、最真誠的人。她樂於助人,甚至可以為了幫助一個不太相熟的人,而動用自己的“人情牌”,到處拜託能幫得上忙的朋友。聽她說話也是一種享受,因為她有似乎永遠說不完的話題,且常常配上身體語言,把每件事說得生動。

十二年前尚樂初患病時,我對當時他們夫婦倆的應對大事的能力大感折服。我在醫界二十多年,很少遇到向他們那麼冷靜的父母。尤其是勵章,能遇事不慌,冷靜消化醫生告訴她的訊息,且能在很短的時間內為孩子做出堅決的決定和規劃。他們也盡力配合醫療團隊的療程,同時細心照顧和觀察孩子的所有症狀。

在人前,勵章永遠都是積極樂觀,滿滿正能量。但原來她也曾徬徨,也曾流淚。從這本書中,我讀到當時他們照顧尚樂的一些細節,他們觀察到的孩子一些細微的變化,還有他們曾經歷的徬徨和打擊,許多是我們身為醫生的人不曾想到的。

我初出茅廬時,一位老教授曾對我說過:要仔細聆聽病童父母的話。病童父母長時間照顧孩子,對孩子的病情的細微變化,往往是最先發覺的;而他們的第六感也通常是最準確的。

這些年來我常常記起老教授的這段話,且看過的病童越多,對這段話的感受也也深。而這次讀了德福和勵章的文章,更是讓我再次學習從病童和家屬的角度來看問題,也警惕自己在專業醫療的過程中必須更人性化的處理每一個不同案例。

治療一個孩子,醫生護士的作用只佔了十之一、二,像菩薩般日夜照顧患病孩子的父母,才是孩子得以康復的最大因素。尚樂有幸,有兩位活菩薩日夜守護著他,還有愛他的姐姐和親人。今天的尚樂是個健康、善良、聰明和快樂的少年,這都是吳家上下的愛心澆灌出來的成果。

德福和勵章,你們的努力,終於都看到福報了!

Monday, 12 June 2017

有用或無用

年少時候,我很愛看些和課業無關的書。唐詩宋詞、文學作品和歷史故事都看了不少。

有次某友人看我捧著一本紅樓夢,很不屑的對我說:你看這種書有什麼用?對科學發展有用嗎?簡直就是浪費時間!
後來的後來我開始學書法,也有人問:學這些有用嗎?可以增加收入嗎?

時至今日,我還是一樣熱愛這些所謂沒用的東西。雖然把許多時間精神花在這些“沒用”的活動,但自認自己還不是個太沒用的人。

凡事都以功利角度來看待,雖然也不是什麼過錯,但如此一來只怕會失去很多人生樂趣和生活情趣。

我常提醒自己,只要不是不正當的活動,我都盡量不去干涉孩子們的日常愛好。迷上五月天也好,每天看漫畫也罷,相信這一切都有它的用處。而即使真的“沒用”,至少也為孩子們帶來許多樂趣。

漫漫人生路,真的不需事事都“有用”。偶爾做些“無用”的事又何妨?

Sunday, 11 June 2017

2017麻坡駱駝越野賽

賽會:Camel Muar Cross Country Run 2017
地点:麻坡中化三小
日期:4/6/2017
时间:5.30am
距离:22.195km 
成绩:2时22分06秒 
战鞋:Nike Vomero


我在2010年第一次參加麻坡駱駝半程馬拉松,一轉眼這已經是第八屆了。

這場賽會得以年復一年的主辦,麻坡駱駝跑友會可謂功不可沒。一個小城的地方性跑友會,在缺乏資源和官方支援的情況下,主辦跑步賽事絕對是項吃力不討好的工作。然而麻坡駱駝卻能本著對跑步的熱愛,充分發揮駱駝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每年為跑友們帶來這高素質的越野半馬賽。

我和麻坡駱駝跑友會的好幾位成員私交甚篤,尤其是它的靈魂人物Mr Yew更是常常和我分享主辦賽會的酸甜苦辣。由於我們馬六甲天鷹也主辦天鷹自然風光半馬賽,所以彼此支援對方和分享資源及訊息;因此麻坡駱駝和馬六甲天鷹可算是兄弟會。

(在此打個廣告:2018年度天鷹半馬SNR2018已經開放報名了。名額有限,欲報從速,請按這裡報名。)

今年度的麻坡駱駝22.195km越野賽在麻坡中化三小開跑。開跑後我們先在學校周圍繞了幾公里,就開始沿著Jln Junid一直往市郊跑去。涼風一陣陣吹來,令人神情舒爽。

我留意到這場賽事並沒有任何交警站崗,當然我也了解這是民間團體的局限。但主辦當局卻安排了很多志願人員在每一個路口指揮交通,以確保跑友們的安全。這一點是值得我們高度讚許的。而大清早的麻坡市郊車輛不多,所以我們都能很舒適安全的跑在涼爽的晨風中。

13公里後,我們跑到了一條沿著小溪的石頭小徑。我跑得小心翼翼,深怕一不小心在圓滾滾的石子上滑倒。這小徑蠻長的,大約跑了3公里,才總算回到了瀝青路。但那時候我的速度已經無法提升了,只好默默的慢慢往終點跑去。

回到位於學校的終點,已經超過2小時50分,比我設下的目標慢了十多分鐘。真慚愧啊!看來我的狀態還未從兩星期前的吉隆坡渣馬完全恢復。這也讓我更好的審視自己的體能,並提醒自己以後在重要賽會前要有足夠的整休期。




基於以下幾個原因,我會推薦麻坡駱駝越野賽:
1. 主辦單位用心,是個非營利為導向的賽會,身為跑友值得大力支持。
2. 賽道平坦,沿途風景美麗。還包括了好幾公里的越野小徑,讓大家嘗嘗越野跑的滋味。
3. 水站充足,共有7個水站,且幾乎全部都有運動飲料,一些還提供水果。
4. 終點站有大量的各種食物,水果和飲料,比起許多大型賽會豐盛多了!
5. 自願工作人員熱心,處處為跑友著想,讓人感動。
6. 雖然我個人不注重這一點,但有完賽襯衫和設計精美的獎牌,也為賽會大大加分。

為了精益求精,我想對主辦單位反映一下。在Jln Junid往市郊跑的路上,我發現跑友忽左忽右的跑,讓人無所適從,也讓人擔心跑友們的安全。希望麻坡駱駝注意一下,並建議加派人手,引導跑友只跑路的左邊。

這是一場讓人愉快的賽會,也是一場各地跑友歡聚一堂的集會。麻坡駱駝跑友會,加油!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